lesleekaku

【水卡西】记一次可爱的生日(水爷30岁生贺~文笔傻白甜慎入)

我的妈呀第一次在撸乎上写文(。・_・。)








内心是一万个小紧张呢~








然并卵,舔着厚脸皮还是写完了......








讲述了一个心大的水爷和一个心小(什么鬼)的卡西~








希望大家食用愉快~(当然是无肉滴~)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再说一次!傻白甜小学生文笔(以及可能有错别字)!慎入!!!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既然你还是要看,那就看!吧!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以下是正文~








 








今天的Sergio尤其的烦人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Iker看着在镜子前面刚刚睡醒试图解开满头的小揪揪的Marcelo这样想着。是的,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个今天的受害者了。Karim鞋子里的胶水,齐祖帽子上粘着的山药须子,哦,还有Cristiano那罐被掏空了的发胶瓶。整个更衣室的怒气快要把Iker的胡茬给点着了。他看着仍然在Toni柜子前面鬼鬼祟祟搞小动作的Sergio,翻了个白眼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我说Sergio,你今天出门是没吃药么?”卡西抄起手边一个矿泉水瓶子砸了过去,“你消停一会,你整别人也就算了,Toni平时可没惹过你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“放屁!”Sergio爆了声粗口,“你又不是不记得去年他送我了个什么礼物!”他转过头来低声向Iker吼着,“一套粉红色的马具。我的妈呀老子差点以为是什么情趣玩具!后来被我哥看见了差点没揍我一顿!”Sergio骂骂咧咧的又转了回去,他往柜子里面塞了一条玩具虫子,“我承认我是喜欢赛马,我也喜欢粉色,可一套粉红色的马具?!”








 








你是想说那是Cristiano的风格么?Iker在心里默默地想着,他看着淋浴间里那个若隐若现的魁梧身影,好像又在为腿上长出的毛而懊恼着。这下好了,看着Sergio一脸满意而又猥琐的笑容,待会Toni得被吓个半死了。








 








不过话说回来也是可以理解这个傻子,Sergio已经被连续好几年被送过“不堪入目”的礼物了,比如去年的那套马具(Toni这个傻子还敢问这个礼物合不合心意),前年法国帮(当然是Karim、Raphael和齐祖)送了他一套扑克牌,说是让他好好练练手好找Pique单挑,可那套扑克牌的颜色怎么看都像是一堆黄金战神卡和红色宝石卡(你懂得),后来被Pique知道了嘲笑了Sergio将近两个月。看着Sergio又开始拿着Isco和Dani的剃须刀淫笑的时候,Iker在心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






 








但是仔细想想,好像认识了这么多年,自己也从未送过Sergio什么特别让他中意的礼物,要不然是一条中规中矩的领带(Sergio也从没戴出来过,可能是嫌弃那颜色太老土),要不然就是一双也许并不合脚的皮鞋(毕竟那尺寸是按照Sergio的运动鞋量的,送了之后才觉得他肯定穿不上)。更甚的是以前Sergio刚来的时候,Iker只当他是个大男孩,那时候他太年轻了,头发留的跟个小姑娘似的那么长。那几年的礼物几乎都是什么汽车模型啊,高乐高啊(别问我谁爱喝高乐高)什么的。








 








这么多年一晃就过去了,Iker眼角的皱纹已经不是不笑就能掩饰住得了。Sergio也剪去长发,留起了一脸的小短胡,以前那个年轻的Sergio总是开玩笑说着:“Iker你这么贤惠不如将来就嫁给我。你退役了我还能养你几年,等咱们两个都退役了,咱们就去环游世界好不好?”








后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Sergio不再像个孩子一样天天的问Iker这些“不会有回答”的问题,他开始长大,变得比以前更加成熟,他会行使他副队长的权利来控制更衣室,他也很少再在场上做出些疯狂的举动来,而是变得会在场上担起责任来尽力维护队友。








这些都在Iker没有察觉的时候,慢慢的在改变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 








大家终于在每天不休不止的嘻嘻哈哈声中,迎来了我们伟大的副队长,Sergio Ramos的生日。由于之前的恶作剧已经被大家得知是Sergio这个小心眼捣的鬼,于是今年大家觉得不好好整他一顿是不够意思的。于是可想而知,这场生日party简直就是一个整蛊大会,他看着远远的坐着的那个高低眉老头脸上淡淡的微笑,才恍然大悟这大部分都是Carlo出的馊主意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今年的Sergio也被大家整得很开心呢,Iker心里想到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终于这场让Sergio“生不如死”的party结束了,大家一个个都喝得醉醺醺的离开,人高马大的PEPE睡在Cristiano的背上,口水流了他一脖子。看着Cristiano悲壮的背影后,Iker心里默念以后喝酒一定要把PEPE排除在外。








 








而这场生日party的主角Sergio呢,虽然没被灌得倒下,也没有像刚刚一走出去就开始扶着树吐的Toni和James那样,但他明显是喝多了,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,满脸通红的打着嗝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嗝,Iker你是不是嗝……就没喝,嗝…他们怎么都走啦,嗝……那儿还有半瓶呢,快藏嗝……起来。”Sergio冲着Iker的方向说着,但看起来更像是喃喃自语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行了你,快去洗把脸醒醒酒。”Iker无奈的收拾着地上的酒瓶子,“快去啊别在那儿坐着了,不然礼物不给你了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“啊?哦……嗝……行,行,我去洗。”Sergio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“今年是什么礼物啊?嗝……去年的那瓶高乐高嗝……挺好喝……”Sergio一边走向洗手间一遍喃喃自语着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真是喝大了……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“快点,我马上也要回去了。”Iker看着脸上还挂着水珠的Sergio催促道,“这是给你的礼物,你看看喜不喜欢。”说完,他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大盒子,上面包装的很精美,还有一些古典的雕刻花纹。








 








此时的Sergio酒已经有些醒了,可是打嗝还是止不住,他尽力想给Iker一个感激的微笑,颤抖的手结果了那个盒子,轻轻地掂了掂,还不轻。








 








而当他打开那个盒子的时候,惊讶的连嗝都忘了打。这次的礼物不再是那些另Sergio无奈又好笑的老古板。而是一个正红色丝绒的大斗篷,上面镶满了金线,最中间的那里是一个鲜明的安达卢西亚的标志,仔细一看,周边的金线绣成的,是皇马的队徽和Sergio的头像。








 








房间里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空气都是静止的。这,这太美了。Sergio心里想着,他一抬头,正好对上了Iker的眼神,Iker正在等待着Sergio热情的赞美,却没成想对上了Sergio深情的眼神,气氛也瞬间被Iker这个胆小鬼变得尴尬起来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你不是喜欢赢了冠军之后跳斗牛舞么,上次你那个斗篷太烂了,颜色也不好看,我就想着给你订一个新的适合你的,怎么样,还不错吧?”Iker此刻的舌头都快打绊了,他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这时候会如此紧张,他又没做什么坏事,他又没……唔……唔……








 








Sergio可顾不了Iker那么多的心理活动了,他一下子把Iker搂入了怀中,热情似火的嘴唇也贴上了对方的,他也不管自己刚刚喝了多少酒Iker会不会嫌弃他,他能感受到Iker几乎屏住了呼吸,嘴唇也闭得死死地。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,灵巧的舌头一下子就撬开了Iker的牙关。他的舌头温柔的扫过Iker口腔里每一处敏感的内壁,就像是品尝着一颗饱满的果实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唔,你放开我。”Iker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从Sergio这里逃脱,可骂人的话刚要说出来却又被Sergio温暖的怀抱给困住了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Iker,你的礼物我真的好喜欢,真的。我从没想过你会这么用心的给我准备一份生日礼物。我好感动。”他抱着Iker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,“我爱你Iker,我太爱你了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“傻子。”Iker的怒气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烟消云散了,“别跟个小孩子似的,把我放开,我该走了。”他摸了摸Sergio的头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我不。”Sergio此时倔的像头牛,“Iker你听到了没有,我说我爱你。不是一个小孩子喜欢一个大哥哥那样,也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友情,我是真的很喜欢你,爱你。刚来皇马的时候,队里只有你和我岁数差不多,咱们两个一起训练一起玩你都忘了么?这么多年,这么多年我为了改变了我所有,我脾气坏,我试着去改,我小孩子气,我也试着去改,我倔,这是真改不了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Iker听了一头黑线。








“可是我是真的爱你,喜欢你,你就不能试着接受我么?不再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。你想想过去我跟你说的话,那都是真心的啊!”








 








“好啦好啦不是小孩子不是小孩子。”Iker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已经高过自己却仍然像个幼稚园孩子的人,“你再不放开我可不理你了啊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Sergio再不愿意,也只能放开了Iker:“那你答应我,好好考虑考虑。”他看着Iker,努力想拿出自己最真诚的一面。








 








“那得看你的表现咯。”Iker爽朗的大笑着,“好啦好啦我该走了,不然明天你就是去训练最迟的那一个。”Iker快速的闪到了门边,打开了门,回头冲Sergio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






“再……见。”Sergio话还没有说完,Iker就关上了门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你还是在拿我当一个小孩子嘛!








 








Sergio酝酿了好久的第不知道多少次的告白,也以Iker的逃跑,画上了失败的句号。








 








可我是不会放弃的!Iker你等着!Sergio在心中大声念道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可是谁又会知道,Sergio香甜的睡梦里,有一个Iker正睁大着眼睛为了那一句深情告白而失眠着呢?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(完)








 








水爷生日快乐!!!








虽然卡西走了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坑纳爹啊他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啊(摔!)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 

评论(5)

热度(16)